July 14, 2010

Civilization

近來在幫忙錦忠老師的國科會高中生人文與社會科學營,為期14天的營隊現在進入倒數3天的階段。

我莫名其妙地擔起了攝影一職,目前在為15分鐘的結業影片努力中。似乎從來沒有在營隊擔任攝影的工作,最近卻也開始喜歡這個有一些置身事外的角色。總要在大家醜態百出或瘋狂爆笑的時候以最快的速度狂奔到事發地點急速地按下快門;總要趁大家不注意時拍下一些小動作。當然,照片中總沒有我,這點我倒也非常喜歡。另外,拿著DV到處拍攝的感覺很不錯,常常在想要怎麼拍得有一些些電影的模樣。為了製作讓人爆笑又大哭的結業影片,我想了好多種剪輯的方式和片段,希望沒有讓錦忠老師失望。最令人苦惱的就是音樂的問題了,為了尊重智慧財產權,其實並不能直接用別人的歌。但我自己當然不會創作,所以還是得用別人的。老師說,就儘量不要用台灣的好了,不然很容易被抓。國科會的營隊,必須要嚴正以待。

話說這個人社營的營員是從1000多位中脫穎而出的200位高一生,來自全台灣各地,都是北一女、建中、雄中等名校的資優生。連續14天每天早中晚三場人文或社會科學的演講,完全沒有康樂活動,我真的這些高中生的求知慾感到折服。演講Q&A環節總是萬「手」攒動,大家爭著要問主講人問題,且問題中都透露了他們的批判性思維,真的不得不懷疑他們到底念了多少書。吳爾芙、喬伊斯、佛洛伊德、波特萊爾、日本私小說、意識流寫作、台灣政治新聞等等,他們都一一涉獵;甚至還有人把紅樓夢第二十九回的章回背了出來。我不禁深感自卑,自己懂的知識可能還比這些高中生少呢,我高一的時候到底在做甚麼呢?30多名主講人來頭都不小,教授、中研院研究員、導演、醫生、作家,他們說的講題我認為讓大學生聽或許也不全能聽懂,但這些高一生卻聽得津津樂道,瘋狂作筆記。我只能在旁自嘆不如。

營隊中有一位學員相信是心理壓力太大導致身體出了問題,緊急送醫後只能離營了。學員之間的互動雖然是好的,但想必也讓一些人受盡了折磨。我常常在想,台灣和馬來西亞的國情真的有非常大的差異。當台灣人在努力捍衛自己的國家,努力要在國際間立足發展時,我美麗的祖國還在為了人才外流都是因為國民出國念書的問題而爭論得喋喋不休。當然,阿Q一點的想法就是:在馬來西亞生活,得文明病的機會非常渺茫。

下星期要到香港大學進修兩個星期,就親身去體會香港人得文明病的機率有多高吧!

1 comment:

Felix said...

I would like to watch the result of your final video! =) Miss 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