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2, 2010

練習曲

我抱著吉他不停地彈奏著那幾首練習曲,未完成的,甚麼時候心中才不會有牽掛。旅途中,曾經遇見多少人和物。有多少人,可以在心中逗留很久?

年前我在澳門大三巴牌坊後面的一個巷子,遇上了一位阿伯在屋外澆花。我看見每一戶人家都在屋外供奉土地公,便上前用很破的廣東話和阿伯攀談,問他為甚麼家家戶戶都供奉土地公。阿伯的回答我已經忘了,我只記得後來阿伯聽說我是從馬來西亞來的,便開心地把阿嬤也叫了出來,說阿嬤是二戰期間從印尼來到澳門的。阿伯也說自己已經80歲了,兒子在日本工作,只剩他們兩老在家。談了許久,我把他們照了張相,心裡默想:我要把照片洗出來,下次到澳門的時候送給他們。後來,我的黑白底片被一家相館洗壞了,照片都不見了,回家時我難過了好久。

這次到澳門,距離上次有半年了。我還是走到了那個巷子。站在屋外,我看見那兩位可愛的阿伯和阿嬤坐在飯桌前吃飯。不打擾他們了吧,我想。下次再到澳門,我還是會走到這裡,希望可以再為他們照一張相。

2 comments:

bryantung aka 光頭 said...

去那麽多趟澳門...我還是只去過一次,而且都是匆匆忙忙的。
如果現在我電腦裏面的照片都不見了,我肯定也是生不如死...><!!

說起吉他,你也應該催那個Calvin Ang了,他都已經算是放棄了的樣子...
而且,我現在也開始有寫一首自己的練習曲的小小想法了...XD
只是現在還無法突破吉他的技巧...

草籽 said...

竟然暗中表我!!!!!
好惡劣

我發現
去流浪真的會讓心情好很多

吉他是怎麽樣了
我還真的不知道下一首該學什麽歌
都沒有我感興趣的!!!
娃哈哈哈哈哈

寫曲嗎?
我可以哦: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