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9, 2010

一位留台大學生評死刑

2010.09.20《東方日報》蘇穎欣

近來楊偉光事件在馬新受到社會關注,我雖身在台灣,卻也隨時上網跟進事件的最新發展。事實上,早在今年三月當台灣廢除死刑議題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我已迫切地希望馬來西亞也可以關注廢除死刑的問題。以楊偉光事件為例讓馬新社會討論死刑,相對於台灣,我認為這是好的。為甚麼這麼說呢?在台灣,今年三月因法務部長王清峰表示任內絕不執行死刑,遭人民痛批後自動離職。台灣人民普遍不能接受廢除死刑,一旦此議題又和敏感的政治掛勾,廢除死刑立刻成為全民砲轟的課題。而楊偉光,他是一位初犯,今年才二十出頭,出生於弱勢家庭,被逮捕後勇於認錯並且悔改向上、吃齋念佛。這樣一個令大家疼惜的孩子,沒有人忍心看他被送上絞刑台,因此短時間內線上連署請求新加坡總統特赦人數便達到10萬人。

我發現許多聲援偉光的人都認為販毒是應判死刑,但偉光情況特殊應該給他機會改過自新。而我好奇的卻是「販毒應該判死刑嗎?死刑有必要存在嗎?」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簡稱AI)的資料,目前全世界已經有95個國家完全廢除死刑,58個國家仍執行死刑(包括馬來西亞、台灣、新加坡、中國、美國等),其餘國家雖保留死刑,卻已10年以上沒有執行。值得一提的是,歐洲國家在加入歐盟時都必須遵照憲章規定廢除死刑,因此整個歐洲大陸已經沒有死刑了(除了極少數不屬歐盟的東歐國家,如白俄羅斯)。而在我們熟悉的亞洲華人社會中,僅香港及澳門兩個地區已經廢除了死刑(澳門甚至連終身監禁也沒有,最高刑罰為監禁二十五年)。在58個保留死刑的國家中,占多數的是伊斯蘭教國家。而死刑執行率最高的前五個國家分別是:中國、伊朗、伊拉克、沙地阿拉伯及美國。聯合國資料顯示,新加坡是以人口比例計算執行死刑最高的國家。而且新加坡的處決方式都是絞刑,這點一直被國際人權組織認為非常不人道(美國多以注射藥物等方式處決)。

數月前我選擇以「台灣是否應該廢除死刑」為研究論文題目,在校內外(高雄)發出問卷,調查台灣人對此議題的看法。研究結果大致和我的推測相符,84%的受試者不贊成廢除;10%表示贊成;6%無意見。贊成廢除死刑的原因主要基於人權立場,認為(一)沒人有資格剝奪他人生存的權力;(二)處死了罪犯也無事於補;而反對廢除死刑的主要原因則是(一)罪犯若不處死有可能再犯案;(二)死刑有殺雞儆猴的作用,可防止犯罪。「可防止犯罪」這點我半信半疑,於是再深入看了些研究資料,發現其實不然。根據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教授許春金的調查顯示--死刑和犯罪率並無直接關係。許多廢除死刑的國家(加拿大、法國、德國等),其犯罪率遠遠低於執行死刑國家(台灣、美國),這點證明了死刑並不一定能打擊犯罪。自小我們都知道,刑罰的使用皆是為了處懲違反規定的「人」,以讓他們悔改、害怕而不敢再犯。但當「人(命)」變成了懲罰「人」的工具,這是否已有違常理呢?而當死刑已不能遏止犯罪,那死刑僅是毀滅生命,並且扼殺了平反的機會。在美國及其他國家,皆曾發生過罪犯被處死數十年後才被發現是無辜的事件,但又有甚麼用呢?當年判他死刑的檢察官已經沒有悔改的機會了,就如死刑犯被剝奪悔改的機會一樣。

死刑議題常常引起軒然大波,因為被判死刑的通常是謀殺犯。一命償一命,在許多人的認知中都是正確的,是因為我們都還深信著漢摩拉比法典中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嗎?巴基斯坦兩名男子因為割除一名女子的鼻子耳朵,而被法院判決割除他們鼻子耳朵;沙地阿拉伯一名罪犯把一名男子砍成癱瘓,法官竟尋找醫院將罪犯的脊椎也弄成癱瘓。我們聽著這樣的故事,不明白如此殘忍的行徑怎麼可能出現在二十一世紀。然而,我們卻一直容忍更殘忍的事情發生。不只是鼻子耳朵脊椎,我們容許的,是殺死一條生命。殺死罪犯後,受害者能復生嗎?甘地說:「An eye for an eye, makes the whole world blind.」(以眼還眼,全世界只會更盲目)看來,我們都一直閉著眼睛容忍這樣的事情不斷上演。

再回頭來看看楊偉光事件,他犯了甚麼大罪,必須以性命償還呢?他砍下別人的耳朵嗎?他打斷別人脊椎嗎?他殺人嗎?沒有。他無知地幫老板送貨,就造成他必須在22歲時結束生命。於是有人問:為甚麼47克海洛英會讓偉光被判死刑?因為那是新加坡。如果他把毒品送到其他沒有死刑的國家是不是就不用死了?是。可是他已經悔改了啊,而且他是出生在弱勢家庭啊。那是新加坡,那裡的法律是沒有悔不悔改這回事的,法律那麼寫就要那麼做。

而馬來西亞呢?我們是文明的國家嗎?我們尊重生命嗎?如果楊偉光在國內販毒,會被判死刑嗎?希望藉楊偉光事件可讓所有大馬人深思:我們的國家是否還需要這種不人道的懲罰?

1 comment:

ERICious said...

寫得很好哦!讓我對死刑有例外一種看法。
以前我也是覺得死刑必須繼續用下去,
自從楊偉光那個事件後,
我才覺得死刑很不人道,
沒殺人可是也要被處死,值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