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0, 2011

專欄第一篇: 有林懷民真好!

<東方日報.龍門陣>
專欄:如穎隨形


在高雄唸書已步入第四個年頭,我一向注意文化中心的藝文訊息。月前終于盼到了久違的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帶著秋季新作《屋漏痕》南下演出。


《屋漏痕》是滲入牆壁的雨水,逐漸在壁上浮現的痕跡。唐代宗大曆七年,狂草大師懷素在洛陽會見書法界的老前輩顏真卿。顏真卿問他對書法有什麼見解,懷素說,他觀察到夏天的雲彩變化萬千,有如峻奇的山峰,經常揣摩學習,「其痛快處如飛鳥出林,驚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顏真卿問:「何如屋漏痕?」據說,懷素欣然起座,握住顏真卿的手說:「得之矣。」

傾斜八度的舞台搭配從頂部投射下來的行雲流水圖樣,坐在二樓的我深深被雲彩幻化的狂草投影迷住了,腦裡一直浮現「一一自然」這幾字。夏雲、飛鳥、驚蛇、山峰、水痕、漏光等自然景觀不自覺就和舞者的擺動的身體合成一體,透露時間流動的訊息。

演出結束,掌聲久久不肯停歇。「亞洲最重要的編舞家」林懷民和觀眾會面。溫文爾雅的大師級編舞家甫說話就讓我內心悸動不已,他就像個跳舞的精靈突然走出童話世界來到我面前一樣。當下許多觀眾小心翼翼地提問,「這部份的音效是否有特別涵義?」「舞者這樣的動作是否代表出時間的流逝?」一連串這些「隱含寓意」的問題通常都是電影分享會或畫展的FAQ,而林老師則宣告「作者已死」,要大家自己感受、自己解讀。

突然,席間一名年邁的觀眾舉起手,不用麥克風就直接對著台上喊「老師,一生中最讓你感動的是什麼?」台下一篇嘩然,大家瞪大眼睛等著林老師的回應。只見老師低頭沉思兩秒,便說「我最感動的就是看到台灣人的進步!」這一刻,我眼泛淚光。

想起林老師在其書《高處眼亮》收錄的早期作品中透露他當年創辦雲門舞集的艱辛。從送票都沒人看的舞蹈表演,到一票難求的《流浪者之歌》;從一個欠了一身債務的窮編舞者,到獲選為時代雜誌的「亞洲英雄」,林懷民和雲門舞集創造了台灣的奇跡。難怪有人說「台灣有林懷民真好!」

台灣有林懷民,馬來西亞呢?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dread/DGF/2m5Z0GzC1Oke153Q081J2H5211fe0Q55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