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 2011

也談補習狂潮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1.08.03

日前,家姐在龍門陣寫了一篇〈補習狂潮氾濫〉,反映當今我國眾多學生都難逃補習魔掌,不禁令我想起台灣補教事業的生意更是蒸蒸日上。

在台灣,我用課餘時間兼家教賺取生活費,學生是一名高一的男生阿溫。他常說:「台灣的高中生是全世界最可憐的高中生,姐姐妳以後千萬不要讓妳的孩子來台灣念高中。」我說,馬來西亞大多數學校都分上下午班上課,所以我早上七點半上課,中午就放學。阿溫露出驚訝表情說:「怎麼可能!我每天早上七點到下午五點都在學校耶!」我還說,我以前只有上過一科英文補習班,他也直呼不可思議,因為他不管英文、數學、物理……什麼都要補。

台灣的補教事業是很龐大的,火車站前都可看見招牌聳立的補教機構,看板上打著補教名師的學歷,聲稱他們是某某領域的「權威」。而這種補習班可不是我們想像的二十幾人小班制,往往都是上百人的大補習班。阿溫都說他上大補習班都是躲到後面睡覺的。

如果不上補習班,台灣的父母也會請大學生來當家教老師,一對一上課。我們外文系更號稱是最搶手的家教老師,我的同學們幾乎沒有一個是不兼英文家教的。最可憐的莫過於像阿溫這種高中生了,早上到傍晚待在學校,晚上和週末全天都往補習班跑或是上家教課。我常常連兩小時的調課時間都搶不到,也不禁慚愧自己竟也是壓搾他的時間的罪魁禍首之一。

然而,有補習真的有進步嗎?這就得看孩子們的吸收程度了。在學校上了一整天的課,真的還有空間消化補習班的課程嗎?大人們不如試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一直閱讀不同種類的書,間中只有吃飯上廁所的休息時間,這樣持續七天,請問有人受得了嗎?那為什麼就得逼著孩子去做連自己都做不到的事?

大家一定也和我一樣好奇:補習班上的課到底和學校有什麼不同?我就有參加過台灣補習班的經驗,讓我事後後悔莫及。那是為了在短時間內準備英文TOEFL考試,經同學們介紹去的。兩個月的課程,十六堂課,要價兩萬五台幣(約兩千五馬幣),我把辛苦賺來的工讀費都奉上了。

而那幾位「補教名師」給我數不盡的生字講義和模擬題,告訴我應試技巧,再奉上幾篇「每戰必勝」的模範作文,要我們照著上面的準沒錯,只要把幾個字改一改就行了。很顯然,這種填鴨式的教育,根本就只是把學生訓練成應考的機器。學生們到底學到的是知識,還是投機取巧?我們是不是還要讓這種狀況持續下去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