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0, 2011

鴻騰老師,一路好走!

專欄:如穎隨形
2011.09.09

國慶日當天收到寬中陳鴻騰老師病逝的消息,在南大上課的我握著手機,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去年寬中地理老師陳鴻珠去世,在師丈出版的紀念文集《一張精彩的人生地圖》中,我看到陳鴻騰老師的文章。他說起當年剛到寬中執教,和陳鴻珠、陳虹冰老師因為名字的關係常被誤認為是姐弟,也道出自己和鴻珠老師及寬中的情緣。

當時我還不知道鴻騰老師患病的消息,後來在面子書上看見寬中人在為老師籌款以便到中國動手術,我也每天跟進老師的消息。記得後來聽說老師手術後無恙,奇蹟般存活下來,雖半身癱瘓但仍能說話行動,我於是放下心來。怎麼知道一年後聽到的卻是老師過世的消息。

陳鴻騰老師是寬中歷史老師,也是教務處副主任。我沒有被老師教過歷史,卻一直知道他在為寬中和新山華社的歷史做出貢獻,時會帶學生到新山老街考察歷史,寬中文物室也是他任圖書館副主任時的傑作。今年八月份校慶時,我還帶友人到文物室參觀了許久。小小的文物室卻齊全地收藏著百年歷史,很是令人感動。

和鴻騰老師最近一次接觸是在去年寒假從台灣回國的時候,我到教務處和其他老師寒暄,鴻騰老師一聽說我在台灣唸外文系,就立刻湊前來拿了紙筆要我留下聯絡資料。「畢業之後來回饋母校吧!」他說。我笑說自己才剛升大三呢,還沒考慮過畢業後的出路。老師說沒關係,慢慢考慮,母校需要你。

畢業之後,老師沒有聯絡我。當時他已患病在家休養,但他的一席話我卻一直謹記在心。慚愧的是,現在的留台生和多年前不同了,已經很少把「回獨中教書」當作志願,反而是最後一個選擇。畢業後的出路很廣,真的找不到工作才回母校教書,這是很多留台生的想法。我認為這現象在新山尤盛,因為新山人只需要跨過長堤就可以賺取比寬中老師多幾倍的薪資。新加坡的華文老師招募版圖已經擴張到留台的大馬僑生,他們甚至攜隊到台灣面試留台生,一畢業就到獅城工作。

然而在新山,在馬來西亞,就有許多如陳鴻珠、陳鴻騰這樣的獨中老師,為華教為獨中為學生盡心盡力,造就了獨中獨有的風景。我們都應該為他們起立敬禮,說一聲「謝謝老師」!

鴻騰老師逝世那天,又有一批學生赴台了。在樟宜機場,我看著這群學弟妹,慶幸父親當初堅持把孩子送到獨中的決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