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8, 2011

炎炎曬書日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1.10.13

不久前收到一封簡訊「台灣二手書曬書天,十月九日,勞煩大家費心轉告愛書的朋友們。呼朋聚友,碗大坑熱,看書閒聊,人間閒情也」。

我依著簡訊中的地址,到新加坡國家圖書館後方的一棟大廈探個究竟。搭老舊的電梯上了四樓,許多店面大門緊閉著,看來都已經休業了。我不知道新加坡還有這樣的地方,而且還隱藏在宏偉的國家圖書館身後。正擔心自己走錯了地方時,突然聽見前方有談笑聲,我趨前一探,原來就是這間擺滿書的小房間,老闆和幾位朋友在閒聊著。

我安靜的掃視每一本直立在書架上的小書和雜誌,心頭一暖:都是台灣進口書啊!熟悉的作家和詩人白先勇、張曉風、蘇偉貞、李昂、楊牧、弦等的作品,還有過期的《印刻文學》、《誠品好讀》等雜誌,以及台灣出版的翻譯小說…我蹲在書架與書架之間,翻閱一本本老闆從台灣帶回來的好書,聽見身後有位男子問老闆一本雜誌賣多少錢,老闆竟回說:「隨便啦!」其中「啦」字還是典型的新馬口音。

老闆曾開過書店,結束營業後不定期舉辦「曬書天」,把這些書當二手書賣給愛書人,地點就在新加坡作家英培安先生的「草根書室」樓上。和老闆聊了許久,知道他有意思到新山開間圖書館,讓愛書人付會員費借書。雖然這還只是初步的想法,但我卻十分感激他努力推廣閱讀風氣,也驚訝他知道新山有寬柔和南院這兩間好學校,培養了許多愛看書的學生。

家在新山,我確實不清楚老闆的計畫是否可行。顯然他也知道愛文學書之人不多,大眾書局排行榜上一直都是食譜和遊玩類書籍稱霸,不然就是九把刀、吳淡如或教人向上的勵志文學。

那天,我和老闆以及幾位在店裡的客人一起討論在新山開圖書館是否會有人光顧,老闆問我寬中一年有多少人赴台灣唸書,我說大概一百多位。他開心的盤算若一年就有這麼多留台生,十年下來就有近兩千人了,再加上南院和寬中的在學學生…看來圖書館的市場是蠻大的!

算著算著,我也替他興奮起來了。怎麼知道,回頭一想:留台生、寬中生、南院生,愛看文學書的又有幾個呢?看了只好從長計議了。十月九日,辛亥百年前夕,我知道有一位愛書的新加坡人,想要為新山的閱讀風氣盡份力,足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