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7, 2011

黃明志現象談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1.10.27

日前南大中文系舉辦了「自我與他者:黃明志現象談」的小型論壇,邀請三位研究生及一位中文系老師以不同視角發言。我有幸參與並以「離散留台生」的觀點發表看法。其他發言人分別以族群身份、新媒體、性別及影像來談黃明志現象。會上也有好幾位中文系學生說出他們心中的黃明志。

這樣的論壇是非常有趣的,在學術機構由大學教授和學生談論黃明志這位爭議性人物,而且在會上播放好幾首含有粗口的饒舌歌曲MV,教授學生們也一同討論常常用f**k來罵人的黃明志是否也f**k himself into history。

有些人認為黃明志道盡了華人的苦,終於有人敢站出來為華人發聲了;有人認為他的歌曲含有對其他種族和女性的歧視,除了是典型的華人,他也是典型的男人;有人認為只有馬來西亞才會出現像黃明志這樣的敢怒敢言的人(想像一下黃明志出生在新加坡……);有人認為他大學畢業後成長了,所寫的歌曲不再像「Negarakuku」和「麻坡的華語」那般粗俗;大多數人同意黃明志非常聰明地運用了新媒體(Youtube)發聲而造成極大迴響,跨越了傳統媒體(報章、電視等)的界限。

怎麼解讀黃明志,大家各有所解,我也樂見褒貶。會上兩名同學不約而同提出了大家心中皆有的疑問:「黃明志這麼做改變了什麼呢?」他是否為這個國家做了什麼?

大家是否有想過自己為國家做了什麼?許多剛入社會的青年都想要為國家做些什麼;我也常在思索自己每天做的研究,寫的文章到底為國家貢獻了什麼。這無疑令人太沉重了,想著想著就會陷入無底深淵爬不出來。

到底多少個世代才會出現一個甘地、一個昂山素枝、一個特蕾莎修女、甚至一個賈伯斯?而在他們做出貢獻的同時也有許多人認為他們所做的其實微不足道,不足掛齒。我想,就算是一國之首也說不出自己真正做出了什麼偉大的貢獻。

一個「自我」,面對的是無數個「他者」;一個自己,總要面對無數個別人。我們無法判斷自我能夠滿足多少個他者,但我想我們能夠選擇哪一些他者來影響自我。若要說貢獻,黃明志並沒有改變什麼現況,但他讓許多個「自我」重新審視他們處在的社會走向,再從而審視自己;也讓南大辦了這樣的論壇集思廣益,這點倒是挺不錯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