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 2012

火滾的新山人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2.02.02

日前見張錦忠老師在《東方名家》寫了篇〈春節返鄉有感:新山人,你點解唔火滾〉,里頭提到新山交通阻塞問題嚴重,公共交通系統十分不完善。看了頗有感觸,身為家住新山的新山人,我卻只能悲觀的說:「火滾又有何用呢?」

這座南部第一大城,因為緊連著新加坡,經濟發展據說是一片前途光明。這里天天有數以萬計的摩哆大隊到鄰國賺高一倍的薪水,再回國來消費;也有貴死人不償命的房子和名牌商品,等著鄰國朋友前來搶購。再來,還有那常被報導的「依斯干達經濟特區」,又要建商城、大學、遊樂園甚至是連通新加坡的輕快鐵系統。慚愧的是,聽了這名字幾年了,我卻還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搭公車要怎麼去。

在新山沒有車,真的就等同於沒有腳了。和鄰國一樣是「花園城市」,但我們的花園是所謂的Taman住宅區。幾十個Taman之間卻沒有公車連接,因為公車只走大路,就是直走就會到市區過去新加坡的那種大路。我家住地不佬佳士客(Jusco Tebrau City)購物中心附近,每次搭車回家都只能在大路旁的車站下車,再叫家人來載。若家人不在,只好走到佳士客旁的德士站搭德士了。

然而,德士卻沒想像中那麼容易招。有一次我早上十點到那里卻空無一人,好不容易才攔到一輛剛載客到的德士,司機跟我說在上午,德士站幾乎是沒人的。又另一次我晚上10點才到,德士站的司機一口開價要12令吉,我說平常跳表都不到5令吉啊,他一臉不屑的說:「那你去問啊,現在晚上還有誰要載你5令吉的?」原來前些日子說規定司機跳表,不然乘客可起訴的條例,看來也只是做做樣子而已;到了晚上就是司機漫天開價的大好良機,要求跳表只會被拒載而已。

比起德士,其實我更喜歡搭公車。我喜歡看車上形形色色的人,也喜歡聽司機播馬來或印度歌曲解悶,不像鄰國的公車那麼安靜沉悶。但新山的公車司機一人身兼多職,要收錢開票又要抽菸講電話,還要一邊開車,真替他捏一把冷汗,我就遇過開呀開呀開上路墩,把全車人嚇傻的。

去年政府撥款四億援助雪蘭莪、森美蘭和彭亨地區的短程巴士公司。我看了真替新山的巴士公司不值,明明我們這里也迫切需要增加更多往返Taman的巴士啊。後來想想,也還好沒給,因為新山的巴士並不是不賺錢,而是錢都進了司機口袋了。要拯救巴士公司,可能派反貪會來解決比較快(還是更慢?)

新山人怎麼不火滾呢,只是滿腔怒火總投訴無門,只好幻想今年自己手中的一票會不會改變些甚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