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7, 2012

林明的價值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2.03.08

月前趁226關丹集會順訪了林明(Sg.Lembing),這個離關丹市區約45分鐘的小鎮曾是錫礦盛產區,繁華一時。但80年代隨著錫礦需求量和價格大幅度降低,礦廠結束營業,時間彷彿也停在那一刻不再走了。

林明在公路的盡頭,山水繚繞,十分符合想要遠離塵囂的城市人的期待。在林明取景的新加坡電視劇《甘榜情》播映後,旅遊業的發展似乎也不比當年礦業遜色。

我們在天黑後夜攀林明山,在山頂紮營。山下的客家公會正在辦婚宴,居民們唱著一首首情歌。我們就在歌聲中看著沒有光害的星空,頗恣意。但清晨五點就有許多登山看日出的遊客,我們不得不把帳棚收起。

原本寧靜的山頂突然熱鬧起來,鄰國來的一批大學生竟唱起最新的韓國歌曲,大聲喊叫,我們則安靜等待晨曦。

我想,這就是身為遊客卻討厭遊客的複雜情緒。每每發現一處好地方,卻不想太多人知道,不想太多遊客把它給淹沒了,所以旅行時總要找一些沒什麼人知道「獨家景點」。殊不知,我們也僅是不屬於這里的旅人啊。

小鎮上的居民多數是當年的錫礦工,他們的兒孫都到外地工作去了。我想起作家丁雲在小說《赤道驚蟄》中提起的「林明仔」、「林明女」,道出從鄉下到城市工作的林明青年被迫從事非法活動的心酸。當然,現在好多有為的林明青年已在城市覓得好職,接父母到那里生活了。

我不禁擔心,數十年後的林明會是怎樣的呢?當這些老礦工都過世了,林明還剩下誰呢?當年因為錫礦而繁榮的小鎮,在失去經濟價值後漸被遺忘,那林明自己的價值是什麼?

在這商業社會,沒有利益的東西似乎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也難怪從小老師就教我們要做個「有用的人」。這麼說來,對社會沒什麼用的人,看起來沒有存在的必要。自我的價值,真的只能用利益來衡量嗎?

從林明離開後,我到了關丹綠色盛會。心里想著,世界上許多美麗的小城鎮都淪為發展工業的要地,進而影響生態環境和人體健康。雖然要用到這些工業用品的大概只有1%是他們,而99%是大城市。他們的價值是什麼?

當首相說要把稀土廢料遷到人煙稀少的地區,我僅能祈禱那不是林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