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8, 2012

高雄那些年月(上):上山取经去

《南洋商報.副刊.商余》
作者:蘇穎欣

在高雄生活了四年,天天以西子湾为邻,以寿山为脊,在诺大的中山校园骑着战车“黑妞”上山下海。海堤、萝卜坑、菩提树、雨豆屋、隧道口和一栋栋红砖砌成的建筑,总是颇有诗意地放映于眼帘。
说上山下海可不为过,我上课的文学院在半山腰,山下就是西子湾。若没有“黑妞”代步就得挤身于小小的校园公车,和不相识的其他学生脸挨着脸,像是要说什么秘密般小心翼翼地亲近。没有黑妞又不想搭公车,唯有徒步上山了。若不是炎热的夏天,20分钟路程倒不算太远。偏偏寿山猕猴最爱的就是你手上的便当或饮料,一不留神就有一群黑影闪过眼前,像是武侠小说里那些身手矫捷的蒙面黑衣人“嗖”一声就抢走手上的宝藏,然后以轻功踏上屋梁向你宣战。
猕猴坐在床边
面对这群精明的保育类动物,中山学生已经见怪不怪了。宿舍里经常发生学生一觉醒来发现猕猴坐在床边啃着自己昨天才买的香蕉的案例,不然就是坐在书桌前翻箱倒柜寻找食物的踪迹。若一大早迷迷糊糊的起床,可能会以为室友在用自己的电脑玩线上游戏。
文学院今年认养了几只流浪狗,有人说他们是猕猴的克星,文院人的救世主。醒目的“胖弟”一身棕色皮肤,梳理得整齐的毛发使他看起来架式十足;干瘦的“皮皮”最机灵,一看见猕猴即刻跳上围栏用尽全力嘶吼;懒洋洋的“桥妹”就对猕猴没什么意见,仿佛不清楚男人们为何总要挑起战争,继续在她的被窝里搔首弄姿,有学生靠近她就摊在地上任人抚摸。我常在想这三只流浪狗组成的一个小家庭真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呢。
求爱协奏曲
中山大学文学院大楼地处寿山腰,梅雨季后的初夏遍山知了都会渐渐苏醒,用它们毕生最大的力气鸣叫求偶。上课时总会听见蝉鸣萦绕山峦,久久不肯停歇,学生们静心聆听一首首求爱协奏曲,浪漫极了。也难怪大家都把我们文院人称为“山上的人”,仿佛是身在世外桃源的山顶洞人,和“山下”为程式和数字烦恼的理工商学院学生形成对比。有趣的是,看似互不相干的两类人却总是互相吸引,每天上下课时段都可以看见许多我称为“山脚下男孩”的山下男生骑着机车接送山上的女友。
山上空气好,除了蛙鸣虫叫还有无敌西子湾海景陪伴,再惬意不过了。诗人余光中常在山上文学院三楼的外文系长廊穿梭,八十余岁的他一脸祥和,和每位向他打招呼的学生点头微笑。诗人像位温柔的大家长,不见他文字间透露出的豪气。我记得他说过,一部西洋文学史就是一本西游记,中山外文人在西子湾读西游记,再合适不过了。这些年来读了好多部西游记,想想的确是因为亲临西湾的浩瀚、寿山的静穆,方能成功取经返乡。
看見熟人就攤在地上任人撫摸的橋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