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8, 2012

高雄那些年月(下):通往西湾的时光隧道

《南洋商報.副刊.商余》
作者:蘇穎欣

在中山大学骑着马力极小的老机车“黑妞”上山到文院上课,无疑是“上刀山”,随时担心她不争气的滑下来。那从文院骑车下山必定是“下火海”了。蜿蜒斜长的山路正考验一群刚考到驾照的大学生,即便是穿着长裙的淑女也不得不摆好俯冲的姿势,和大魔头拼了。在笔陡的路上骑车完全不必转动油门,有一次“黑妞”在山上耍脾气无法发动,我本以为要推车下山,怎知才坐上去一冲就到西子湾入口处了。一旁的校园机车维修站老板眼见我朝他的方向冲来,即刻大喊:“到了到了,快煞车!不然冲到海里面了!”想必他也遇过不少从山上俯冲下来的危险骑士。
夕阳像少女的红唇
傍晚的西湾是雍容的,火红的夕阳像少女的红唇,召唤人们躺卧在灰细的沙滩上。这时天空画布就会被晕染成各种色泽,瞬息万变;西湾仍徐徐地拨着海浪,亲吻戏水人的行脚。有些时候我和学弟妹会在日落时分到西湾,但日子久了我们仅在经过西湾时,默默赞叹夕阳的余辉。
我和一群都是大马来的学弟妹总会在日落时聚集在侨生辅导室,待人齐了就浩浩荡荡徒步到校外的哈玛星社区吃晚餐。从日落到天黑,风雨不改,我们很自然地把这段时间当成家乡人的聚会。从西子湾经过长长的隧道到停满船只的哈玛星社区,我们交换着彼此的生活点滴,揶揄几对走得特别近的暧昧情侣。吃完晚餐走路回宿舍时通常已灯火通明,但总是因为有聊不完的话题,而在宿舍前续摊聊天至深夜。日子竟也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学弟妹们也买了机车代步,走路变成了大家极不愿意进行的运动。于是我们也渐渐忘了西子湾隧道的模样。
隧道的另一端
那一条八十余岁的西子湾隧道,日据时代曾经叫“寿山洞”,二战期间美军轰炸时曾改作防空洞使用。经过好几次的整修,隧道已经摆脱了阴暗潮湿的形象,在浪漫昏黄的灯光衬托下仿佛隧道另一端就是奇幻的异想世界了。
到现在我还深刻记得,那些年月,我们为了圣诞晚会的吉他表演在隧道内练唱,成功吸引人潮却又频频出错;那一对被我们在隧道口撞见的学弟妹,事后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地下恋情;那间在隧道出口附近的咖啡店,老板娘永远播着周华健的歌曲;那一晚十二点钟声响起时隧道内灯光突然全都熄灭,我们手拉着手摸黑走向未知的那一头……那条隧道到底通往哪里呢?当时被困的我们虽然心惊,但却因紧握着彼此的手而故作勇敢,还大叫几声想要吓走鬼神。后来我才知道,那条隧道不仅通往蛙鸣虫叫的大自然,通往海峡浩荡的西子湾,也通往一段被授权疯狂的大学时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