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5, 2011

蘭嶼手記(五): 能為社會做什么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1.05.05

在蘭嶼待了一個月,腦袋就放空了整整一個月。每天要做的除了洗衣煮飯,還是洗衣煮飯,才了解到主婦一天的生活是多麼充實忙碌。偶而難得有閒暇之時,便坐在涼亭望海,什麼也不多想,就這樣消磨了一個下午。要不是每個禮拜需寫一篇專欄,我腦袋就快生鏽了。

蘭嶼是個重男輕女的傳統社會,男人出外掙錢,女人在家打點家務、伺候丈夫。鐘媽是傳統的蘭嶼婦女,一早起床要幫忙處理男人們昨晚捕的魚,然后準備早餐、整理民宿業務、到田裡工作、回家煮午餐、回田裡工作、回家煮晚餐、等丈夫捕魚回家、準備宵夜。。。之前鐘爸當村長的時候她還得陪鐘爸挨家挨戶拜票,出外應酬。鐘媽總是忙進忙出,鐘爸晚上出海捕魚時我勸她回房休息,她就是不肯,怕鐘爸回來了她還沒睡醒,那男人們就沒有宵夜吃了。所以她只在客廳看電視,常常一等就是到凌晨一兩點。

蘭嶼的女人不好當,有好幾次在吃飯的時候,我發現鐘媽都不吃魚。我心裡好奇著,那麼愛吃魚的鐘媽怎麼都不吃魚呢?事后我問鐘媽,她才說那些魚是「男人魚」,女人不能吃。女人只能吃「女人魚」,但男人兩種魚都能吃。是誰規定哪一些魚屬于男人,哪一些屬于女人呢?鐘媽說他們的祖先一早就訂下了這樣的禁忌,所以從小她就不吃男人魚。

在就要離開蘭嶼那幾天,我把累積了一個月沒看的新聞統統複習一遍,就像是為回到現實世界做準備一樣。台灣的國光石化案終于不通過,人民的反抗奏效了;而另一邊,溫家寶訪馬,馬大學生欲問敏感課題被阻、聲援艾未未的維權人士被捕、中文歡迎詞錯誤百出。。。我看得牙癢癢,心裡一直在想若我人在大馬,我能做些什麼?

果然,一個月的放空時間是剛好的,再多一些就不行了。我終究得回到現實的世界,為社會盡一份力。于是,才一踏上台灣本島的土地,我就上街反對核電廠的建設。當自己是台灣的一份子一樣,我和遊行大隊高喊口號,躺在博愛路上抗議。我知道,我還有很多事能做。

或許,在數年之后,蘭嶼的女人都能吃男人魚了。或許,大馬聲援艾未未的人不再只有13個。在這之前,一個民主的社會等著人民一起建造,誰都不應是例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