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0, 2012

節日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1.12.29

在台灣唸書時,最喜歡現在這個時候,因為節日總是特別多。冬至、聖誕、新年,每個都要慶祝一番才像是過節。而這時候總是宜人的冬天,大夥兒出外吃火鍋、逛街,總不會像夏天一樣汗如雨下,冷颼颼的天穿了條毛衣圍巾還顯得頗優雅。

我總認為,在台灣過節反而比在大馬熱鬧多了。或許是留學生的關係,總要找個名堂大家聚一聚,因此總不會放過這等大好時機。冬至這天總是特別冷,寒流經常報到,我們則窩在宿舍樓下的膳食間煮湯圓。女生宿舍的舍監阿姨已經和這群僑生很相熟了,因為我們一大班人總愛擠滿交誼廳和膳食間吵鬧,還得勞煩阿姨多次提醒我們輕聲細語。吃湯圓,人團圓;家人沒在身邊,在異鄉的遊子們早就變成家人了。煮湯圓、慶生、準備大馬美食週,都是我們聚集到此的時刻,平常的膳食間都沒啥人影。

冬至之後很快就是聖誕節,僑生們也必會有聖誕舞會。去年是復古服裝「趴踢」(party),大家化身七八十年代的歌星,載歌載舞。年年必會有位身材壯碩的學長或學弟打扮成聖誕老人派禮物,幾位會彈吉他的負責唱聖誕歌曲。聽說今年受到了電影《那些年》的影響,聖誕趴變成制服趴,大家還打扮成清純的高中生呢。

聖誕節之後馬上又是跨年了。台灣各處這時候有許多大型的跨年演唱會,但都人潮洶湧,往往去了一年就不敢再去了。也有許多人在12月31日這天看了高雄西子灣的夕陽後,漏夜騎車到東部的台東或花蓮看1月1日的日出,彷彿這樣才真正「跨」過了一年。

節日的由來,大家似乎都不太理會了。只知道冬至要吃湯圓,新年一定要去跨年。聖誕節是慶祝什麼也沒人去在乎了,只知道這天是屬於聖誕老人和火雞的。有人說節日已經被包裝得失去意義了,但我卻不如此悲觀。節日本來就是人訂的,隨著人類生活的發展改變,節日的慶祝方式也必定不同。節日的由來,能瞭解固然最好。但當自己認為過了個有意義的節日,並且在多年後還記得和誰度過、如何度過,這不是更重要嗎?

每逢佳節倍思親。在異鄉,思的是家鄉的親人;回到家鄉,思念的卻是曾一同過節的遊子呵。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