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0, 2012

學開車

專欄:<東方日報.龍門陣>

2012.07.19


遲至如今才乖乖去學開車,也是逼不得已。我一向喜歡走路,若走不到的就搭公車,搭不到的坐火車,然而在馬來西亞這變得很困難。住在新山,只有「大路」有公車,但有多少人住在大路旁呢?各個花園住宅區到大路不是步行的距離,而川行的公車也幾乎是零,所以你要先有車才能搭到公車。

再來,不是公車路線少的問題,而是治安問題。一位寬柔女學生在家附近等校車被打搶;擁擠的公車上不少人被摸掉了皮夾,所以大家都要開車,用四面鐵把自己圍起來不跟陌生人接觸安全些。然而,車窗被砸碎,假車禍真搶劫,連人帶車擄走的事件頻傳,開車還安全嗎?

但沒辦法,班還是要上,車還是要開,交通還是要阻塞。一上路,大家情緒緊繃眼觀八方,一有風吹草動馬上鳴起響亮的笛聲教訓對方。「一定是女孩子駕車!」快速超了車後再用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瞥了該車主一眼。你的路還是我的路大家不辯則明,越過界的除了給他一聲長長的笛,再加上豐富的臉部表情和手部運動。在高速公路被超車?先看看是哪一款車。比我好的,算了吧不跟他計較;比我差的?不超他顏面何存!

一直以來都坐在副座和後座的我,觀察身邊正上演的戲碼變成了我的嗜好。怎麽知道現在也得坐上駕駛座,加入戰火了。有個學姐跟我說:「女孩子一定要學開車,抓著方向盤就像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半信半疑。

爲了掌握這種人生方向盤的能力,我付了上千元聽了10個小時的課程和12小時的實戰訓練。聽馬來老師在前面大聲論政,說政府做了很多可是人民不感激會上街示威雲雲;看他擺起架子要大家坐正,男生塞衣服女生不準穿露趾鞋等等。我假裝不會聽馬來文不予理會,他質問:「你是不是馬來西亞人?是的話,爲什麽不會馬來文!」

誰規定馬來西亞人一定得會馬來文?誰說女孩子一定要學開車,車開得不好的一定是女孩子?誰說握著方向盤等於掌握了自己的人生?我的人生本來就是自己的,從來沒交給別人。握著方向盤並沒有給我感覺更加自由豪邁,而是身陷在無盡的車龍與不安定感中。

No comments: